页面载入中...

俄罗斯杜马将研究设联邦安全会议副主席职位法案

  澳媒还指责中国在澳洲政坛直接安插代理人。

  2017年12月,《澳大利亚人报》(The Australian)在头版刊文称,澳大利亚情报机构已经确定了“十名与中国情报部门有关联的地方和州政治候选人”,这是“中国干涉澳大利亚民主体系计划的一部分”。

  2019年9月,澳大利亚自由党女议员、澳洲首名华裔议员廖婵娥(Gladys Liu)因为涉嫌“通共”,沦为澳媒的众矢之的。

  事实上,观察周三中常会的混乱场面,国民党若要顺利渡过这次败选后的盘整,进而推动彻底改革,那些已经宣布辞中常委的青壮派恐怕得重返战场才行。否则,政治菁英尽皆缺席的中常会,改组定位更容易偏斜错乱,无法力挽狂澜。原因很简单:改革需要的是参与,而不是抽离或疏远。代理主席林荣德能否顺利带领这两个月的过渡期,犹未可知;但他是企业界人士,而非熟悉政治生态的专业工作者,若没有青壮世代居间发声,未来两个月的变量恐难以想象。

  不可讳言,目前国民党中常会的结构已经相当扭曲,企业及社团人士比重过高,具有民意基础的新生代政治人物反而挤不进去。久而久之,国民党中常会变成了企业界或地方人士争逐政治关系的会所,而非作为党内反映民意、沟通政策、发动攻守战略的场域。简言之,中常会的“俱乐部化”,是国民党大脑失调的主因,也是蓝营政策论述因应迟缓的症结所在。如果不能从中常会开始改革,后续的路线调整、接上社会脉动等等,都是空谈。

  两年多来,吴敦义在“党产会”的铡刀下为党筹措财源,并非毫无功劳。但他身为党主席,把解决财务当成首要目标,却忽略更重要的政治战场及接地气、年轻化等兴革大计,仍难辞其咎。在后吴敦义时代,出现了林荣德的暂代,祸福未卜。重要的是,国民党的兴革,不能只有一群青壮世代在那里嚷嚷,而需要更多以这个党为念的不同世代加入行动。除了互呛,他们必须要能对话讨论,凝聚出新的主张。改革不必害怕呛声,怕的是寂然无声。

  本文摘自台湾《联合报》

admin
俄罗斯杜马将研究设联邦安全会议副主席职位法案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