页面载入中...

重现金中都“水系” 辽金城垣博物馆改陈重张

  咱兄弟曹桥结拜后往前拥(这里用了“拥”这个暧昧的词),咱兄弟红罗山去把书攻。二月里开杏花杏花发白(表达白头偕老的愿望),咱兄弟红罗山去读文才(看,第三者马文才的名字在有意无意之中出现了)。三月里开桃花桃花发红,咱兄弟红罗山苦读五经。。。。。。

  曹桥周围的风景并不浪漫--路是泥糊糊,路边杂草丛生。但极目望去,“十八相送”的路一沟一洼的,路旁林木参天,地里庄稼翠绿,很美。[3]

  民进党是选举型政党,一切以选票为考量。只要能骗到选票,再缺德的事也干,诸如升高两岸对抗、撕裂岛内族群、抹黑“抹红”对手、用公帑蓄养网军等,都是家常便饭。但是,选举都结束了,没了选举压力的蔡英文却还要如此挑衅生事,大概只能解释为:子是中山狼,得志便猖狂。

  蔡英文这是自我膨胀了,“飘”了,什么狂言浪语都敢说了。她大概认为,既然“仇中”“恐中”牌可以帮她赢得选举,就应该继续大打特打,打得越多越用力,民进党的执政地位就越稳当。这是非常危险的思维,也是严重的误判形势。

  选举的确有很强的非理性成分,选民或许会一时被恐惧和仇恨支配,但激情过后,人人都希望当选者能给自己带来和平安定。票投蔡英文的人,不是票投“台独”,不是票投动荡和战争。更何况,岛内还有500多万票投中国国民党的人,还有更多没有投票的人。蔡英文自以为能代表“民意”,她有没有考虑过,岛内有几个人愿意被绑上“台独”战车陪她共赴深渊?

‹‹  123  4    ››  显示全文
admin
重现金中都“水系” 辽金城垣博物馆改陈重张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