页面载入中...

2018北京学院路地区新春慰问演出成功举办

  麦克尤恩21岁开始读卡夫卡、弗洛伊德和托马斯·曼,并且感到“他们似乎打开了某种自由空间”,然后他试写各种短篇小说,“就像试穿不同的衣服”。“短篇小说形式成了我的写作百衲衣,这对一个起步阶段的作者来说很有用。”麦克尤恩谈过很多作家对他的有影响,如他所言:“你可以花五到六个星期模仿一下菲利普·罗斯,如果结果并不是很糟糕,那么你就知道接下来还可以扮扮纳博科夫。”

  在现场,他谈到,对自己影响最大的还是卡夫卡。“在卡夫卡之前,英国人写小说都是寻常的恋爱、结婚、吃什么穿什么以及人的阶级等等。我惊诧于当时英国文学界普遍的沉闷。但是直到我看到卡夫卡,他写一个人醒来时发现自己变成了甲虫,可是他最担心的却是上不了班,而不是变成甲虫这件事。我喜欢这种幻想内容和现实情绪的结合,这就是我要寻找的,我想要的。”

  有些民间教派崇拜济公,作为自己的保护神。清同治、光绪间由赵万秩创立的皈一道,提倡儒释道三教归一。有济公扶乩训文留下。义和团在“十请”神兵咒语中也有“五请济颠我佛祖”之句,并于光绪二十六年六月十七日发布《济公禅师降坛诗。

  大规模地将济公作为活佛来供奉,是在民国6年(1917)夏。当时著名慈善家、佛教居士王震,皈依济公,请活佛给自己取了个“觉器”的法名。他在上海邀约政界和工商界的信徒,成立了中国济生会。该会以赈灾济生为主旨,通过自筹和以济公临坛扶乩的形式募捐钱物、施医舍药,为各地灾民提供人道援助。民国15年3月,任天台县知事的济公信徒李锦枚和陈立仁、裘炳涛和朱福履等一批有较高文化水平的信徒,按照中国济生会的模式成立了天台济公会,亲任会长。他们先后在泉亭、石墙头、赤城山瑞霞洞设立明善坛,以扶乩降神等形式,托名济公为人释忧疑、卜吉凶、诊病施药,而将其实录编成《清夜钟声》上下册,于民国20年印行。当时在台州各县和浙江、江苏等省都有济公坛。民国35年,广州设立康济会。这些都是信仰兼慈善性质的组织。

  编撰有关济公的善书,是济公信仰的重要组成部分。民国24年蒋照定撰写有《南屏佛祖密行概要》,以济公口吻在菩提法会上宣讲伦理道德,劝人积德行善,而以《佛说消灾解厄心大陀罗尼经》结束。附以《迦叶尊者宣传秘密真言》,称其“专治小儿内外疾一切疑难问杂症”。民间还流传《济公活佛圣训27句》言简意赅,闪烁着佛门的智慧,对为人处世也有一定的启迪和指导作用。再如1992年台湾慈恩坛托名济公宣说《五戒》,包括综论、杀戒、盗戒、淫戒、妄语戒、酒戒六讲,然后印发善信。

  改革开放以来,天台修复了赤城山济公院和济公故里济公殿,民间也自发修建了石墙头济公殿和金钗坟济公庙。各地济公庙宇,如浙江东阳大智禅寺、义乌的济公殿,福建铅山县慈济寺的济公殿,广东梅州丰顺法源寺的济公殿,也得到了修缮,信徒如云。

admin
2018北京学院路地区新春慰问演出成功举办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