页面载入中...

  常宝华跟侄子常贵田是一对搭档,今年,叔侄俩却相继离世。自幼说相声,但相比“腕儿”,常宝华更喜欢用“蔓儿”称呼自己。因为观众是土壤,没有土壤谁也成不了“蔓儿”。

  常宝华9岁即登台演出,相比之下,同是1930年出生的朱旭可算是大器晚成,60多岁才演了《变脸》《洗澡》等电影,被大众所知。

  朱旭的表演以松弛不留痕迹著称,但一切的不留意都是下苦功得来的。他把那句“会演戏的演人,不会演戏的演戏”当成座右铭,抄剧本是他多年的习惯,抄成纸条随时看,直到角色化在他身上。

  2017年7月6日,文化部颁布了《关于规范营业性演出票务市场经营秩序的通知》,其中规定,演出举办单位、演出票务经营单位在销售演出门票时,应当明示演出最低时长、文艺表演团体或者主要演员信息,涉及举办演唱会的,还应当明示主要演员或团体及相应最低曲目数量。那么这张全国首次因演出“缺斤短两”而开出的罚单,对于当下的文化演出市场有哪些意义?

  2017年11月30号,有消费者反映购买赵雷北京演唱会门票并观看了表演,发现实际表演的演出曲目与演出活动之前查看的曲目数量不符,有“缺斤短两”的情况。

  北京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执法人员调查发现,2017年11月18号在北京工人体育馆举办的“浮游赵雷2017北京演唱会”营业性演出活动中,北京某文化公司申报演员演唱曲目为40首,现场演出中主要演员只演唱了申报的27首曲目,未能完成报批内容中的节目内容。

admin
非遗中国:灰塑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